用户名:
密码:
全国|广西|固原|南阳|临桂|广西连锁销售|玉林|蒙自|钦州|合肥|贺兰|来宾|南宁|北海|桂林|

弟弟痴迷传销,反传销麻袋协助劝说回头

来源:麻袋反传销网 作者:麻袋 时间:2012-08-14 19:25
事件经过:2010年九月,何先生求助麻袋传销网的麻袋,说弟弟陷入传销,现在已经回家一段时间,但是家人通过劝说无效,弟弟还是要回廊坊做传销。麻袋反传销网的劝说人员麻袋于九月下旬赶去何先生家中协助劝说,何先生弟弟已经完全醒悟,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。

下面是何先生写的关于此次事件的经过,本站没有更改任何内容。
我的反传故事

安徽宣城传销家人的反传经历

传销,一个想像中离我很远的东西,真切地横插进了我的生活。回想起劝说弟弟远离传销的日子里,真是让人终身难忘。现在事情终于平息了,平复一下杂乱的心情,把几个月来的经历落笔成书,算是一个总结吧。

一、撞车要钱

弟弟因在家无事,听北京一个同学说那边的印刷业务做的不错,并约他过去。今年6月11日下午(也就是世界杯开幕的那天),他登上了宣城到北京的火车。

弟弟今年30了,并且以前常年在外,对他在外面的生存能力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,所以,在得知他安全到达北京后,我们家人就没怎么过问他工作上的具体情况了,这期间也一直没怎么联系。

6月21日上午,我妹妹接到了他在北京打来的电话,说他在那边骑电瓶车把别人新买的轿车给擦了,别人开口要赔2万多,妹妹打电话问我怎么办(弟弟没打电话给我)。我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表示怀疑,直接打电话给弟弟,电话中他十分着急,旁边还有一个人一直在催他赔钱。想想弟弟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,一人在外遇到这么个紧急的事,一定是害怕着急的不得了。

我就一面告诉他要与对方交涉,把赔偿价格降下来,另一方面我问清他的出事地址,打电话给北京的朋友去核实一下,结果朋友一查,弟弟出事的地方离他的地点有100多公里,只得作罢。后来,弟弟说只要赔一万六就行了,叫我们这边先汇一万过去,他在北京的朋友再凑6000就行了。

妹妹汇了一万过去(我手头没钱),我告诉妹妹,一定不能让这事被父母知道,老实巴焦、一生节俭的父母如果知道弟弟出了这事,还不定急成什么样呢。

当天晚上,妹夫打电话给弟弟,问了一下情况,结果他在电话里完全一付无所谓的样子。妹夫事后跟我说,怀疑他在那边搞传销,一下子出了那边大的事,怎么可能还这样心安理得,并且这年头借钱有那么容易吗,借一百二百还有可能,一下借6000,哪有这么好的朋友。但我想弟弟为人是很诚实的,应该不会向哥哥姐姐(弟弟行三)也撒谎吧,并且我们也没到他那边去看,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,不能就这么轻易判断他在搞传销,就由他去吧!

二、确认传销

平安无事了近两个月,但弟弟同学的一个来电让我们断定他是在搞传销了。

8月12日中午,一个自称是弟弟同学姓沈的人,从合肥打来电话,说弟弟在搞传销,希望家人想想办法,把他解救回来。在电话中,他告诉了我们在那边看到的情景。

弟弟说在那边搞的不错,希望同学过去看看,大家一起干。沈同学本来在合肥开的快餐店,因为与弟弟关系不错,就把店关了两天,到北京去看看。

到了北京后,弟弟就带他座车到“北京六环以外的公司”,因为是长途车,沈同学上车就睡着了,没在意目的地到底是哪儿,结果一下车,才知道到了河北廊坊。

廊坊住下以后,沈同学就感觉不太对劲,因为弟弟住的地方非常小,并且一屋子住了十几个人,大家之间都异常的热情,互称经理,而当沈同学提出要到公司看看的时候,弟弟总是说不急,还让他第二天去听课。沈同学因为在外面闯荡过,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,一听说要听课,马上意识到这就是传销了。

感觉这是传销,沈同学马上决定要离开了。

借着在外吃饭的时机,沈同学苦口婆心劝弟弟不要在这儿干了,这是一个害人害己的东西,继续干下去只会荒废时光、人财两空、众叛亲离,就是到了醒悟的那天,搞不好还会自杀的。沈同学说到最后都哭了。但弟弟始终不为所动,反而还为同学错失发财良机而抱怨和惋惜。

劝说无果,沈同学就一人返回了,然后辗转找到我们的电话,把弟弟在那边的实际情况告诉了我们。

三、成功骗回

这下我们可着急了。

在我们的印象中,入了传销组织,基本上是很难出来的,关黑屋子、人身受到控制、反复地向家人要钱……。但沈同学说,弟弟人身自由、通讯自由都没有受到控制时,多少还是让我们舒心了一些。

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传销的信息。经过几天的搜索,对当下传销组织的特点有了大致的了解,知道现在的传销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,现在都是搞洗脑教育,危害比原来大多了,凡是被洗脑了的,搞传销的意志都非常坚定,外人很难说服,并且都是冷酷无情的。

从与弟弟电话中的交流以及沈同学的介绍中,我们基本可以断定他是被洗脑了的。可是我们该怎么解救他呢?这个严峻的问题让我几乎每夜都难以入眠。

从网上看到的一些反传销知识,我们基本明确了这么几条基本原则:

1、不要让弟弟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在搞传销了,不能把这层窗户纸捅破。

2、与他说话的口气要缓和,不能产生言语上的冲突,不要把关系搞僵,方便以后的劝说与交流。

3、尽量想办法骗他回来。

第1、2条做起来比较简单,第3条虽然要难办一些,但马上9月份就是秋收农忙了,并且父母身体也不好,让他回家帮一段时间应该是一个比较说得过去的理由,因为以往每年在这个时间他都会回来的。

于是,我就发信息给他,让他早一些回家,并且父母身体的确也不好,可是他的回复总是“现在很忙,到了8月底再说”,有时信息发频繁了,他甚至说“你烦不烦呀”,气的我鼻子冒烟,但又不敢发作,只能忍着。

在与网友就弟弟当前情况进行交流时,许多人都断定说,这是他的托词,洗了脑的人肯定是不会主动回来的,即使想主动回来,传销的头目也不会让他回来,因为钱都被他们控制了,他连车费都没有,怎么回呀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与妹妹过的都是夜不能寐的日子,一躺上床,杂乱的思绪就会疯长,思想上我已作了最坏的打算,如果他真的不回家,那只有去现场解救了。

但事情的发展比我们想像的还是要好一些,因为弟弟告诉我们,他决定回家。多天以来疲惫的神经终于因这个消息而放松了许多,我们想,只要你回家了,我们就有办法把你留下来。

8月28日下午,弟弟真的回来了。我们都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,不过,从他身上也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与出去之前完全相同,还是那么的少语,与印象中传销人员的疯狂一点也不一样。难道是他自己醒悟了?

回来以后,弟弟就投入了紧张的秋收,一点也没发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。

四、还要出走

秋收结束后,弟弟就从农村到城里的姐姐(我的妹妹)家住下了,我让妹妹、妹夫多套套他的话,看看他有什么想法,是不是还要出去,如果还要出去,一定要把他监控住。但他给我们的感觉还是不放心,因为关于是否还去的问题,他一直没作正面答复,而我们又不敢把真相直接说出来,怕他偷跑了。

怕什么来什么,9月11日晚,妹妹告诉我,弟弟决定了,还是要去!一股怒气顿时直冲脑门——这个不争气的蠢货,如果当时弟弟就在眼前,我肯定会冲上去揍他一顿。

因为第二天就要到苏州出差,我让妹妹一定要先稳他几天,等我出差回来再一起做他的工作。还好,妹妹把他稳住了。9月15日晚7点多,从苏州回来一下车,我就直奔妹妹家。

经过短暂的交流,我就明显感到了弟弟想再去北京的强烈意愿,如果再藏着掖着,不指明他的处境,思想工作是没法做的。

我们告诉了他沈同学给我们打电话的事。

弟弟显然非常吃惊,沉默了一段时间后,他有点气急败坏地质问我们:除了你们,还有谁知道我的事?我们告诉他:除了我们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这时他才稍微平静了一些,然后辩解说他们搞的是直销,是非常赚钱的,是国家暗中支持的,之所以国家不大力宣传这种直销,是怕所有人都去做而使田地荒芜、工厂停产……。所说的一切已活脱暴露了他是一个搞传销的。

于是,我们三人把传销的一切危害向他和盘托出,可是他根本不为所动,并且情绪越来越激动,与他平时给我们的印象截然两样。还说什么当时问他姐要的一万块钱的确是骗人的,他到时赚到了会加倍偿还的。为了说服我们,他还把他们的运作模式向我们作了介绍,只要他发展了下线,肯定就会有钱赚了,并且还是大大的。

我们认为他利欲熏心而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,他认为我们不识好歹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让他去做,并且我们双方都是越说越激动,这种情况下交流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。最后弟弟说,什么都不说了,我都后悔跟你们说了这么多,不让我过去是不可能的,我明天就走。

说服工作完全失败。

在与他交流的过程中,我已考虑到请专业反传人员来做劝说工作了。为了留住他,为我们争取时间,只有打打“亲情牌”了。

我很哀怨地对他说:弟呀,你想想,我们跟你说这么多是不是为了你好?

弟:是!

我:我们怕你在外面受骗的心情你能理解吗?

弟:能,但我对这个行业看的很清楚,是很有前途的。

我:可是你没有让我们直接接触你的那个行业,如何让我们相信呀?

弟:你们可以自己去看呀!

我:好的,我肯定会去看的。这样吧,在我们都不能说服对方的时候,我提一个折中的方案,你也不要提明天就走,我们也不反对你继续搞直销,你等一段时间,马上就要国庆长假了,到时我和你姐夫跟你一块过去,怎么样?

弟陷入了沉思。

这时妹夫激了他一句,你呀,搞事情就是这么犹豫,我们都作了让步,还考虑什么,要是个男人就答应下来。

弟弟有点勉强地说:好吧。

我立马起身,说:有你这句话就行了,说话算数,大家都不说了,我回家了。

五、联系麻袋

回家时已经10点半了,下午座了4个小时的车,又加上一晚上的舌战,我已筋疲力尽。虽然他答应暂时不走了,但对传销人员的话是不能全信的,他仍然随时有可能会离开,我必须要尽快联系上劝说人员。

洗好澡后,我就是反传的QQ群里发布了求助信息,一个网友向我介绍了一个叫“麻袋”的反传人员,并告诉了我他的手机号码,我在百度里一搜,发现麻袋还挺有名的,有自己的网站和空间,上面有许多他的反传故事。

看完这些,我对麻袋的劝说能力是深信不疑的。但同时也产生了另一种担忧,劝说能力强肯定请他的人也特别多,如果他因为太忙而一时不能过来劝说怎么办,或者他叫一个他的同事过来劝说而效果不好又怎么办。不过,因为有他的号码,我想,应该与他联系一下再看吧,许多的疑问只有在当面交流以后才会更清晰一些。

基本上是在9月16日的凌晨零点的时候,我拔通了麻袋的电话,在得知他还没有休息的时候,我把弟弟的情况以及我想请他过来劝说的想法与他作了交流,我们谈了有20多分钟,基本上谈妥了劝说的事宜,麻袋告诉我他可能要过三四天才能过来,并且确定就由他来劝说,因为他比较擅长做北派传销的劝说。

六、劝说成功

麻袋很信守承诺,9月21日凌晨2点,辗转坐了四站车的麻袋终于到了宣城。印象中这么有劝说经验的麻袋应该是个30多岁的中年人了,可是真正见了面我才知道,原来他十分年轻,只有27岁。

虽然旅途十分劳累,但在旅馆住下后,麻袋就主动与我商议如何做好劝说工作。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商议,我们确定了这样一个劝说方案:

麻袋假装是我大学好同学的弟弟(本来可以直接说是我同学的,但我与他看上去有年龄差距),这次因为公司派他到宣城做业务,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这个当地人帮助一下,所以就找到了我。作为东道主,我要请他吃个饭,然后请弟弟和妹夫作陪。席间我们只字不提弟弟的任何事情,大家只侃大山,说一些他们当地的民情风俗或者我们这边的新闻。饭后,把弟弟带到宾馆,再作劝说。

根据这个方案的设计,21号中午,我们四人一块吃饭。为防止酒后误事,在做劝说之前一般是不能喝酒的,但为了营造东道主的热情氛围,就喝酒问题我与“同学之弟”麻袋争执了半天,最后麻袋“拗不住”我的热情,喝了一瓶啤酒。麻袋是个四方游走的人,去过全国许多地方,给我们说了许多他经历过的有趣事情,我们听得津津有味,十分佩服他的见多识广。弟弟完全一附陪客的心态,插话不多,偶尔附和着笑笑,丝毫没有怀疑麻袋的真实身份,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效果。

吃饭时间进行的很短,前后大概半个小时,一般这种情况下吃饭时间不能长,时间长了怕演不下去穿帮了。饭后,我们四人就到了麻袋所在的宾馆房间。想到马上就要进入主题了,我心里有一丝丝的忐忑,怎么才能把话题引到传销上去呢?

在房间座定后的前半小时,麻袋还接着吃饭时的有些话题继续神侃,慢慢地,麻袋就似不经意地问弟弟现在在做什么工作,因为怕弟弟随便回答应付麻袋,我马上接话说:他现在在北京做直销业务。麻袋遇到“知音”似的说:是吗,我也做过直销。弟弟也很感意外,主动就“直销”话题与麻袋开始交流。

一个很不经意地问答间,切入了劝说的主题。

麻袋对传销组织的情况非常熟悉,当他介绍自己曾参加组织的内部运作模式时,弟弟频频点头,说明北派组织都是差不多的,也说明弟弟已经把麻袋当成自己人了。

接下来,麻袋又向弟弟分析了传销组织的分配方式,详细揭露了分配方式上的漏洞和传销组织的骗人方法,介绍了国家关于直销的管理办法和反传销的法律规定,麻袋还向我们说起了他做传销时的痛苦记忆和教训。

麻袋真不愧是劝说高手,整整一个下午,从一点一直说到五点,在整个过程中,弟弟也就一些问题主动和麻袋作了沟通交流,从弟弟的表情来看,我判断他基本上是被说服了。

晚上我们一起吃的比较简单,一碗面条了事,在弟弟和妹夫两人离开的时候,弟弟特意向麻袋说了句“谢谢”,从这两个字我再次确认,他已经被说服了。

第二天,我送走了麻袋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们还是密切关注着弟弟的思想动向,没有发现他再有反常的地方。值得高兴的是,他还主动找到同在廊坊搞传销同学的家人,告知实情,让他们想办法解救。

弟弟的生活步入了原来的正常轨道,现在我们正在给他联系工作和买房。

七、后记

在我的整个反传过程中,我认为最需要感谢的人是麻袋,是他的付出让弟弟获得了新生。在反思这段经历的时候,我有一些感触和感受,希望能给同样有亲人深陷传销的朋友一些启迪。

1、不要把关系搞僵。一旦知道亲人或朋友在搞传销,不要让对方知道你们已经知道他在搞传销了,不能责怪他,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这是错的,责怪只会把关系搞僵,形成对立情绪,让他更远离你,如果他都不与家人联系,或者把手机号码一换,你根本找都找不着他,后来的什么解救、劝说工作就无从谈起了。如果有关系已经搞僵了的,那么就要换关系没搞僵的人与他联系,把他稳住,然后想办法营救。不把关系搞僵是以后做解救或劝说工作的重要前提。

2、不要让非专业的人去劝说。有些家人怕自己劝说能力有限,往往会找一些文化水平较高、社会经验比较丰富、口头表达能力较强的亲戚朋友来做劝说工作,其实这都是无用功。在已经被洗脑的传销人员面前,非传销人员与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,你看他们都是疯子,他看你们全是傻子,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你们都不来参加,还要阻止他去赚钱。非专业人员一般是不会了解组织内部情况的,所做的思想工作是驴唇不对马嘴的,根本不能对症下药,只有请专业的反传人员劝说,才能提高劝说和解救的成功率。

3、不要太在乎钱。这个钱是指支付给劝说人员的一些费用。根据反传工作的事先约定,反传工作人员的交通费是需要提前汇过去的,所以许多人汇钱时都会有所顾虑,怕遇到骗子。这种想法是正常的也是能够理解的,所以大家在汇款之前要长好自己的眼睛,要对对方的情况作具体的了解。根据我的经历,我认为麻袋是值得信任的。通过与麻袋的接触,我感觉他们的工作是十分辛苦的,除了目前身份得不到政府的认可外,还要承受常年在外的孤独和行程中的劳累,这个工作换个身体不好或是缺乏毅力的人根本干不了,坚持下来的人凭的就是一种热情和责任感。据麻袋介绍,全国搞反传的也就二十多人,并且队伍还不稳定。所以,作为传销者的家人,应该更能理解他们的难处,多换位思考,在支付费用时不要太计较。他们所收取的也就是往返交通费、住宿费、餐饮费等维持他们工作的基本费用,如果你经济条件还行再多付一些劳务费也行,不过这都是自愿的,他们不会强收的。另外,作为申请人,我们还要考虑到,劝说工作是一项业务性极强的工作,不是一般人能做的,所以,就像其他行业靠本事吃饭的人一样,他们用自己的特长收你一点费用也是不过分的。

希望传销者的家人早日实施营救,希望传销人员早日脱离魔窟,希望大家都擦亮眼睛,远离传销,希望V5的麻袋失业!

END

声明一下,我绝对不是麻袋的托,有疑问的朋友可以加我QQ514973803。

麻袋反传销工作室由反传销知名人士麻袋于2008年创建,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,可协助传销受害者家属进行实地解救传销痴迷者,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工作。

本网站提示:凡是缴纳入门费2800元,2900元,3000元,3800元,3900元,33500元,36800元,69800元等,以五级三阶制为计算返利制度,打着连锁经营,资本运作,阳光工程,商务商会运作,网络营销等都是传销,望大家提高警惕,不要上当受骗。

求助热线:0550-2177998;   麻袋专线:15955505324

咨询QQ:934288418   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          1095566210  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求助热线

求助电话:0550-2177998、15955505324

在线咨询